本站app草莓

() 古堡破败的景象,不由得让站在它面前的人开口吐槽:“这种一副快塌掉的感觉,比当初的大贤者之塔还要糟糕。确定住在里面的人不是穷要饭的,就不能想办法修一修呀?”

“怎么修?你要那群吸血鬼顶着大太阳工作修城堡吗?还是奢望他们会信任不知道哪里来的建筑师,让他们在白天的时候修城堡。要是有人一个不小心,敲掉不该敲的墙,让阳光透进来,那不就完蛋大吉了。”芬虽然如此解释,但看着城堡外观,她还是补了一句:

“不过住在这种地方,我也觉得他们混得挺惨的。果然是需要我来给他们一个解脱。”

姊,能不能不再提那桩。

对于今天芬这没来由的亢奋感,某人是万般无奈。只见芬抽出背后的双枪,两条腿还踩了一踩,确认脚背上的双枪仍有反应后,便打开了保险。同时两个学徒一左一右,护卫在她的后方。手上拿的是外型仿自地球电影007系列中经典手枪──ppk的魔法枪。

弹匣可以填充魔石碎片,或是削切成特定外形的魔石,后者当然可以击发的数量会远大于前者。差别在于利用魔石碎片的技术,已经比最初好上很多。且不光是利用率的上升,还在握把上设计可以显示剩余击发的数量。如此便于掌握自己的残弹数,当然在战场上也相当重要。

加上两个女孩身上各自备用的两个弹匣,平均起来每一个弹匣约能击发七枪。虽然比不上巫妖手中无限弹药的蛋疼玩意儿,这两把ppk在林眼中,也算是中规中矩了。

保险开关用来切换多种模式。针对吸血鬼的多种攻击模式,当然也写进魔法枪的底层程序里头。

两个学徒所使用的魔法枪,则是将抽取使用者权能用以击发的功能,做了双重保险,一般情形下是不会自动切换该功能的。毕竟两个女孩的权能累积不多,开不了几枪,只把这种方法作为不得已时,最后的最后手段。

林则是左手精钢法杖,砸人最顺手的那把。右手拿着是仿史密斯威森9,8又3/8英枪管长的左轮手枪。选择它的外型,是因为这把左轮枪造型算是经典款式,加上这也是小时候看过的影集大榔头主角的配枪。

六发的弹巢内装填的是和女孩们所使用的ppk弹匣,类似设计的魔石碎片容器,作为供给魔法弹能量之用。

特别设计之处在于将击锤的拉起与放下做成两种模式,一般状况下就是射击普通的魔法弹;拉起击锤,便可以用撞击底火的方式,将弹巢内供能用的魔石子弹作为实弹打出去。当然在威力上是单纯的魔法弹无法比拟的。

00后亮黄色毛衣小美女街头美拍

其实不管是女孩们用的ppk,或者是林自己用的9,都是压箱底的保命之物,而非常规使用的武器。之所以这一回会直接拿魔法枪,而不是自己一般使用的主武器,最主要是这回要对付的敌人也并非一般。

普通生物的体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呈现斜坡式的下降。假如受到伤害的话,则下降的幅度会更大。但是迷地吸血鬼的强大自愈能力,保证他们可以每一个时刻都维持着巅峰的体能,甚至会因为饥渴程度,让体能有进一步的提升;直到突破某个阈值,体能就会如断崖式落到低点。

正是这样的生物特性,才让这个有一半的时间无法自由活动的种族,在这个世界仍占有一席之地。这同时代表了一般的武器,对吸血鬼的伤害并不明显,或者说想累积足够的伤害突破吸血鬼的阈值,就得花上更多时间,也意味着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中更长的时间。

正是这样的理由,让林师徒三人放弃了使用一般的主武器,直接把经过改造的实验性武器拿出来。反正最糟的状况,就是某人一路放着亮光术走回家。那个消耗就跟普通冒险团体攻略地下城,队伍中的魔法师一路开着亮光术作为照明,是同一个意思,消耗是微乎其微。

当然,那样子做是最后手段,林现在还没有想要招惹任何跟‘神’有关的力量与事物。也许在未来,各方面的研究都碰到了天花板,苦思不得其他突破的方法时,可能会考虑从这方面着手。但现在,光是自己的研究项目都还嫌时间不够,何苦去碰那玩意儿。

不过这一回讨伐吸血鬼,林师徒三人只是作为后援与捡漏,主力还是拥有着无限弹药的巫妖。从她把枪给改好之后,整个人都处在情绪的高峰,兴奋地恨不得当场大开杀戒。因为对付的是老牌邪恶生物,所以某人就不吐槽了。

眼看众人都准备妥当,芬露出了一个极具魅力的自信笑容,说:“有我在,不用太担心。而且我们晃了这么久才来,搞不好他们都已经悄悄地打开门,等待着我们进场。”说完话,伸手就往门一推……然后,推不开……

某巫妖脸色一变。二话不说,立刻平地带起一阵旋风,一记回旋踢重重踹向大门。一般得靠攻城槌才有可能破开的城堡大门,如今应声而倒,在黑夜里发出震耳的声响。芬却是恢复成原本自信表情,说:“你们看,他们果然已经敞开大门在欢迎我们了。”

我说姊姊大人,这才一个晚上不到的时间,您就已经从讲歪理的程度,进化到睁眼说瞎话的境界。这样人设崩溃,真的好吗?

可惜某位前魔王大人完没有自觉,她只是大摇大摆地走进古堡中。

作为一个以战争要塞为出发点所设计的城堡,是没有庭院等露天设施的。所有地方都用厚重的石墙,与有着倾斜面的屋顶所包覆起来,这样子可以有效避免箭矢射击。

大门后的大厅异常宽大,挑高的天井悬吊着点亮了稀稀落落几根蜡烛的吊灯。通往二楼的环形楼梯,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异常诡异,仿佛在楼梯的阴影下,藏着什么凶险的事物,又或是这段看不到底的楼梯,真正是通向黑暗。

对幽暗密室天生不适应的某人,又打起了开灯的盘算。还没来得及跟人商量,芬举枪就往两侧的天花板处开了数枪。几声凄厉的尖啸一闪即逝,天花板处落下了几个像是炭火般,从内侧开始燃烧的人影。还没能落到地板上,他们就已经成为灰烬,落地即散。

用微微烧烫的枪口,推了推眼镜。芬略为回头,用眼角扫了身后三人一眼,嘴角微翘,说道:“换成灵视的角度吧。”简单一句话,像是大战开启的号角,无数吸血鬼从黑暗之中窜了出来。

四面八方涌现的敌踪,被芬用更凶狠的劲头给打了下去。有些吸血鬼还能落地,却是更加痛苦地哀嚎、打滚着;有些吸血鬼内燃的态势十分猛烈,瞬间变燃烧殆尽,连灰都不曾留下;而有些则是像被毒素侵蚀一样,内燃的态势慢条斯理地往弹着点朝其他地方扩散。

而在攻击发起中心的芬,为了让身上的四把枪完发挥作用,展开一波属于她自己的华丽攻势。如同舞蹈一般,其实是用最为简洁利落的动作,将攻击倾泄在来犯之敌的身上。与那四把枪的原版使用者相比,少了些妖艳,却别有一番风情。

完没察觉到敌人的师徒三人,连忙将眼镜上的视觉画面切换成灵视的角度。灵视本身就是魔法的一种,模仿某些生物的天生能力,曾经也用在大贤者之塔的探查功能上。必须要消耗权能才能发挥作用,所以林等人并没有常驻开启。听到了提醒,才想起自己可以用其他视角观察到敌影,不见得要照明来辅助。

这一切换过去,可吓了三人一大跳,改造过并附加在眼镜上,灵视魔法让视野里满满的都是生物所散发的灵光。而且从灵光等级来判断,可都是比人类高等级战士还要强的存在。

但眼前下饺子般的场景,让某人想起从清末民初流传的一句很残酷的话:十年练武,一枪撂倒。

警戒着的三人并没有冒然出手。他们的反应、弹药数,都不如放开手脚攻击中的某巫妖。所以只注意那些闯进一定距离,对己方有实际威胁性的敌人。但即使如此,他们连开一枪的机会都没有。凶猛的攻势,很快地停止了下来。

也许是死的人够多了,也许是同伴的死法太过诡异。无论如何,在失去了许多性命的情况下,仍伤不了眼前来犯之敌一分一毫,吸血鬼们也停下了无意义的进攻。他们迅速退去,从敞开的窗户,从天井的暗道,从每一个视线无法看透的暗处离去。

对于还在地上打滚着,身体有泰半是内燃状态的吸血鬼,芬切换魔法枪的攻击模式,利落地送人上路。至此,古堡的大厅再无声息,唯有师徒三人胸膛中的心跳,和那粗重的喘息声,在这片死寂中额外的明显。

意识到敌人暂时退却,林才抹着额上的冷汗。虽然说就结果论,眼前这一场和过去所有侵犯大贤者之塔的敌人一样,死在密集且致命的弹幕底下。但那时自己可是躲在坚固的魔法塔中,从对外的监视画面上看着事情的经过。老实说,感觉上那和看电影没什么两样,就是不怎么真实。

当那一声声临死前的凄厉喊叫回荡在耳边,吸血鬼那不成人形的青面獠牙与利爪近在眼前,从live实况变成了身历其境,惊吓程度绝对是三级跳的。

在学徒时期,林不是没有经历过危险,也不是没有遇过那种一心想杀死自己的敌人。但不论是数量,或者是实力,今天这一场阵仗远超过以往。可以说假如那位前魔王大人杀得慢一些,自己能不能幸存都还两说。

好几回,压力大到某人都想高举左手法杖,直接来一个亮光术清场。总算,这第一波攻势结束了,而自己和两个小徒弟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