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_a5403

() 某人还在梦中,为了比玩魔术方块不知道难几倍的迭砖游戏而烦恼着。现实中已是太阳西沉,星夜当空的模样。

某人没从睡梦中醒来,当然也不可能吃晚餐。而且看这架势,睡到明天也不成问题。两个学徒也没进借宿的地点休息,而是守在自己老师的旁边。已经习惯野营的她们,早早就互相倚靠着,打起盹儿来。只是三年多魔法塔的生活,让她们忘了要守夜的规矩。

黑暗之中,三五名刺客躲避着月光,潜行在阴影底下。

他们不是直接受雇于某人的杀手,而是在论坛上,有黑暗世界所习惯流连的版块,上头会有一些悬赏。这种悬赏,跟明面上各个王国、冒险者公会针对罪犯所作的悬赏不同。会挂在黑暗世界分区讨论版中的悬赏,都是有私怨、利益纠纷,或是种种摆不上台面的理由。

而这种黑暗悬赏,当然没有所谓的谁接了,其他人就不准做的规定。有本事完成,提出证明,赏格便是谁的。哪怕是抢人头抢来的,也是本事的一种,悬赏者可不在乎这些,他们只要自己的目标死亡,这唯一的目的而已。

回到五联城之后又离开的原大贤者之塔塔主一行人,行踪原本成谜。但没有刻意隐藏的他们,还是很快暴露在有心人的眼中。距离五联城不远的一处山村,简直就是杀人弃尸的绝佳地点。所以吸引了一群收钱取命的杀手,去欺负一个失去魔法塔保护的魔法师。

两个学徒不是什么大问题。要说比较麻烦的,还是那两头体形巨大的犬型魔兽。幸好在前一阵子的时候,村民的要求下,两头巨型魔犬被移到了村外放养。除了自行捕猎食物之外,也避免两条大狗祸害村里的家禽家畜。

这倒不是说灰蹄与白鼻会去吃这些被人养起来的小动物,而是身为上位魔兽的存在,光是气息就叫那些被人类豢养的动物感到不安。

比起那些时常会在外活动的驽马或战马,为了避免一遇到魔兽就被吓得放不开四蹄,从而阻断其主战斗或逃生之路。这些马匹或骆鸟,都会接受适应魔兽的训练。但是养来就是为了宰的家禽家畜,哪用得着这样的训练呀。

然而魔犬的出现,让这些小动物吃不下也睡不好,身上的膘也一日一日少,这怎么叫村民们不紧张、不烦恼。所以在与魔法师大人商量之后,两条大狗住到了村外。也许距离不远,但至少让村中的动物们,那种压抑不安的情形略有改善。

而这样的举动,也让那些刺客杀手们,有了可趁之机。

因为某人原本就坐在浓密的树荫之下,所以在黑夜中,他的身影也模糊不清。两个打着盹儿的学徒,没有在夜晚中升起火来取暖或吓阻野兽,可能是在村子里的生活,让她们不认为要去防备不会跑进来的野生动物。至于保暖的问题,靠在一起的两人裹着一条大毯子,很能说明她们的解决方法。

运动型美女牛仔热裤小白鞋漫步街头写真图片

这样的结果,是让夜间潜行的人不容易看到目标;但相对的,他们也不容易被人发现。

就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小心翼翼地前进,熟练的潜行技巧,让他们像猫儿一样,无声无息,朝着目标对象包围而去。

就在他们拿出淬毒匕首的下一个瞬间,就听见五个“噗、噗噗噗噗”的声响。高单位凝聚的权能能量弹,用常人难以目及的速度从后脑穿出前额,也唯有破开脑袋的那一刻,才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在更深处的黑暗中,踩着妖艳步伐的芬,一身和迷地风格不同的黑色哥特萝莉装,配合黑色百褶裙与白衬底,尤其白色膝上袜伏贴地包覆那双大长腿,假如某人还醒着,如何不为此情此景倾倒。

只是右手那把特大号,外形近似粉红色沙漠之鹰的大口径手枪,述说着一个迷地土著不会懂的反差萌。也许大多数人不明白,但假如林有看到,他会知道这个大只萝莉很暴力。

手中武器初试啼声,虽然没机会火力开,但总体而言,芬还是满意的,尽管只开了区区五枪。话说当初在制作时,某人还特地占用了有限的空间,刻意设计了一个魔法阵,让开枪的时候会发出声响。而且那个声音还有好几种可以选择。

当时要不是很认真地教那位原塔主学做人,搞不好这个划时代的武器就得要少掉安静这个特性。要杀人还要告诉别人我在这里,这是什么样的思维?芬撇了撇嘴,走上前。

倒在尘土中的五个刺客,可以想象,他们只会是开端,而不是结束。芬站在月光底下,那婀娜多姿的身形,却配上了一个张牙舞爪的影子。尽管她身不动,但影子仍像是怪物般,向前延伸到五个死者的身下。幽暗的黑爪自影子中伸出,将不该出现的人吞噬进影子里。

然后一切如常,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林依旧在自己的梦境中奋斗,两个女孩则是沉沉地睡着。丝毫不曾察觉过危险,当然更不知道某位前魔王的作为。

芬没好气地看着睡得死沉的师徒三人。小命都差点没了,还睡得不醒人事。她走到盘坐着的林身边,屈膝坐下,同样背靠着大树。从复活以来,她的迷惘就没少过。

原本还期待着跟那些来自深渊的恶魔大军们,来一场亲密无间、血汗淋漓的交流,可是却鬼使神差地跟这个男人走了。接下来该往哪里走?原本一直回避着,偶尔想起来也没有解答的问题,再一次来到自己的面前。

梦中,对现实状况毫无察觉的某人,正在为砖头该怎么放,跟另外两个自己较劲着。原本以为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实际上却是一个专门拆台,一个专门走歪,要说事倍功半都算是小意思,林觉得自己都要像个专职收拾烂摊子的。

肥宅化身似乎愤世嫉俗到了一个极点,无论谁做了什么,都要先经过他一番无情的嘲讽。包括他自己做的事情,都得笑上三声,然后看着事情搞砸。

中二化身却是莽撞到了另外一种极致。没有任何计划,凡事先做了再说,碰了一鼻子灰后再想其他办法。

这种表现,让林原本以为肥宅化身其实是佛洛伊德所说的本我,而中二化身却是超我的认知感到疑惑。当然这个划分,其实也只是自己主观的认定。也就是说,这个梦境世界的本质,其实还是自我的认知。

姑且不论对世界本质的探究,针对眼前这些自己躯体所化之砖的排列组合,也在两个帮倒忙的同伴协助下,有了一些心得。

原本按照林的习惯,当然是谋定而后动。但另外两人不计后果的瞎整,竟也试出了一些相当奇怪的组合方式。而且看起来他们还乐此不疲,继续乱搞,哪怕之前胡闹的过程中,还出过几次意外,炸掉了几块砖。

幸好损失控制在小范围内,并未扩大。但两个扯后腿的,一点教训也没得到,依然我行我素的乱搞。

总算,在三个自己合作把自己搞死之前,林也对梦境中筑塔的方式摸索出一些门道。拆散后的魔法砖,经过分门别类,再次以某种秩序堆栈起来。当最后一块砖迭放在预定的位置,下一瞬间所有发散的魔法灵光,数聚拢,没入砖中,这处矮墙总算重归平静。

这一阵忙活,也不知道花了多久的时间;当然另外一个层次的问题,就是梦境中可还有时间?三个自己同时往额头上抹一把,再作势把汗水挥去。事实上他们再操劳,也不会留出半滴汗,除非某人很蛋疼地想象自己大汗涔涔的模样。

三个自己互视一眼后,迷地原版的才说道:“这些麻烦事总算告一段落了,之后还要做整座塔的规划。这可不像是现实中盖一座魔法塔那么简单,得要考虑的东西很多。”

虽然林还不曾从无到有,自己设计、自己盖起一座魔法塔。但有大贤者之塔练手,上上下下几乎都改造过一次,现实中的魔法塔要怎么玩,他已经了然于心。

其实跟设计、跟魔法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最主要是材料死贵。想要造出什么效果的建筑,就有特定的材料得要收集。至于建造与安装,那就是公式化的做法,没有什么特殊的秘密手法可言。

当然这样的认知,也只有某个来自地球的穿越众,才会如此看待。且不说数学和物理学对建筑有多么的重要,光是那位老祖宗鲁班所留下的知识,即使林的本家不是木工,那些学到的零星知识,也足够看透了迷地世界所有魔法塔的构造本质。

不过在梦境中筑塔,那几乎可以说是另外一种体系的呈现。虽然现在算是摸到了入门的门坎,但想要构筑起一座完整的魔法塔,毫无疑问是不足的。至少大贤者之塔的经验,十之**不能套用在此。那就跟完打掉重练没有什么两样。

林看着另外两个自己,对于渺茫的前景感到有些无力,说了句:“离开先。”便准备离开梦境。突然一个激灵,他手中化出一把宽刃大剑,就往背后一格。清脆的铿锵声响,他怎么会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往前打了个滚,看向露出獠牙的两个化身说:“早就知道你们会趁人之危。”

“嘿嘿,该怎么说,我可真了解我自己呀。”胖的那货贼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