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_a5386

   何为天地灵气?

   这是安奇生自从练出内力之后便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是日月之精华?

   山川之灵秀?

   还是天地间无所不在的磁场?生命能量?

   这个问题,此时的安奇生不得而知,但他知晓,久浮界的天地之中充斥着种种灵气。

   这些灵气滋养了万物,衍生了生灵,灵性。

   而且有助于本质的提升。

   此界的灵草,奇珍异兽,乃至于一些珍稀的矿石,无一不是蕴含着诸多灵气。

   它们的构成未必会比普通的物体来的复杂,但是有灵气的灌注,便已经成为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东西了。

   而人,同样在此列。

   只不过,比起植物动物矿物的被动接受,拥有灵慧的人想要的更多。

  
可爱甜美的青葱少女

   久浮界的武道修行,从打磨肉身,凝聚内力,真气,气脉乃至于神脉,无一不是人体与天地灵气的交融。

   整个过程之中,的提升反倒是次要,天地灵气的多寡,方才是他们所追求的道路。

   而对他自己而言,这灵气的存在,让他看到了玄星之上绝不可能看到的前路。

   单单是内力的存在,便让他的体魄,在‘抱圣胎’尚未完成之时,已经拥有了玄星古往今来所有抱丹宗师都不能够比拟的肉身体魄。

   ‘抱圣胎’与换血大成之后,他的体魄更是达到了某种意义上的巅峰。

   虽未真个交过手,但单凭体魄来说,玄星古往今来,都不会有一个人有他如今的体魄更强了。

   哪怕是见神,都不可能达到他此时这样的体魄强度。

   这,还仅仅是内力的作用。

   内力,说到底不过是此界之人长久生活在天地灵气之中,久而久之,自身生命之中提炼而出,包涵自己独特印记的温和灵气而已。

   真正的天地灵气又何如呢?

   他所见过的气脉强者,只有寥寥几人有过体魄的打熬,大多专注于真气的修行,但即使如此,他们的肉身也同样极为强横。

   “所谓得天独厚,不过如此了罢。”

   安奇生心有所感。

   玄星古往今来无数天骄人杰,天资悟性气魄绝顶者比比皆是,然而,因为天地之限,即便是王阳明这般千年一出的圣人,都无法摆脱天地的藩篱。

   这是世界的不同。

   若是他们来到此界,又当如何?

   安奇生心中明白,他能够在短短数月之中从一个奄奄一息的老道士达到如今这个程度,并不是自己有多么强大。

   而是秉承了前人之余荫,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

   一个无有天地灵气的世界,古往今来无数天骄人杰在肉身细微之处的研究,绝不是久浮界之中的武者能够比拟的。

   这无关天资,悟性,只与环境有关。

   生于大富之家,便不会钻营一分钱如何掰成两半来花。

   两个不同却又相辅相成的武道体系的交融,带来的效果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

   呼!

   吸!

   分出一分心思搬运内力气血,安奇生瞬息入梦自身。

   开始一一尝试诸多灵气与自身内力的结合凝练的真气与自身的契合度。

   首先,是大日之气。

   通正阳习练的龙虎纯阳功是天下一等一的真气秘法,是指引大日纯阳灵气沉入体内,与自身元气形成交会,继而诞生的纯阳之气。

   他所搜集的诸多真气凝练之法,纯阳之气也仅次于天一夺灵经与摩天转轮法之中记载的两种真气凝练法。

   比之薛潮阳,拓跋重光,赵长林,蓝大,风震宗等等诸多气脉大成者所凝练的真气还要更胜一筹。

   可惜,这门龙虎纯阳功与后续气脉大成的太白极罡经,以及练出内力的含光练气法并不是完吻合。

   以至于通正阳到了后来想要弥补都不行。

   梦中,客栈。

   安奇生入梦自身,微微一感应后,引动一股游走天地之间的灼热气息自他眉心而入。

   炙烈!

   如同吞入火炭一般,体内一片滚烫。

   不过他的体魄远远胜于此界任何凝练真气之前的武者,让其他武者如临大敌的过程对他来说不过水到渠成。

   以他如今的体魄,便是吞咽一口岩浆,也造不成多大损坏,遑论一道遥隔天地距离的一道大日灵气了。

   心念一动,内力腾起,如水滔滔接引这道天地灵气。

   灵气如火,内力如水。

   水火交汇之间,他只觉腹中一沉,似乎有一枚种子在真气内力盘旋之间缓缓成型。

   “纯阳真气果然霸道”

   安奇生微微感应之后,还是微微摇了摇头:“可惜,还是差些意思”

   天地间诸多灵气各有差异,个人之体质也是有所不同,凝练的内力与灵气不是完契合的话,便会影响修为的进度,气脉的凝成。

   这也是诸多惊才绝艳之辈,收下的弟子也极为勤勉,但往往难以达到师辈成就的原因。

   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但这个过程,一旦开始之后再发现不同之处,却也没有反悔的余地。

   并不是谁人都有无数尝试的机会的。

   转过念头,安奇生再度开始尝试。

   “纯阳之气不行草木之气也差些意思金气不行”

   梦中一次次的尝试。

   一次次的灵气入体,想要寻找与自身最为契合的灵气。

   外界,光阴逝去,日落西山,红月高悬,已然到了后半夜。

   某一刻,安奇生陡然间睁开眼睛。

   似有闪电在虚空划过,昏暗的房间瞬间为之大亮。

   墙壁,屋舍在安奇生的眼中好似都不存在了一般,他的眸光之中,隐隐间映彻出那悬挂着七轮红月的无垠夜空。

   黯淡的星光在绯红月光的映照之下显的丝毫不起眼。

   但在此时安奇生的眼中,那无穷无尽的星光,却比任何光芒还要耀眼。

   他所看的,自然不是星光。

   星辰灵气与天地间混杂的其他灵气并没有什么不同,或者说,星辰灵气本来就是归类于其他灵气之中的。

   日月灵气,难道不是星辰灵气?

   星辰灵气是世间最为驳杂的灵气,它本身代表着所有灵气。

   能与星辰灵气契合者,就与任何天地灵气契合,安奇生自然没有如此之大的福分。

   他所注意的,是光之本身。

   “光”

   安奇生喃喃自语。

   在这久浮界中,光本身也是一种灵气吗?

   在玄星中,光的本质是一种处于特定频段的光子流,其发光,是因为光源中电子获得额外能量而已。

   光也是灵气吗?

   安奇生没有过多的去想两个世界的基本规则是不是一样,若是不一样又有什么不一样。

   他是个修行者,又不是个科学家。

   想太多,毫无意义。

   呼!

   吸!

   诸多念头转动只是一瞬而已。

   五心向天的安奇生呼吸变换着节奏,直到保持在一个极为奇异的频率之时。

   一缕无形无质,却又真实不虚的灵气自他的眉心倒灌而入。

   无有大日灵气的炙热,没有月华的冰凉,无有金气的锋锐但他体内的内力却发生了极为剧烈的反应。

   血液好似彻底沸腾了起来。

   内力与灵气的融合之后,宛如一块大石坠入水中,发出一声好似真实不虚的‘咕咚’声。

   腹内,真气之种开始凝结。

   一股契合灵动,水乳交融一般的美妙之感一下充盈身,心灵。

   以安奇生此时的心境,都稍稍有些失神。

   这种感觉,好似补了生命的短板,寻到了最为重要的东西,一瞬之间,体魄的变化比不上心灵的触动。

   好半天,安奇生才回过神来。

   微微感应,他腹内真气之中缓缓的转动着,好似灯火一般闪烁着光芒。

   “若是按部就班,没有丹药辅助的话,这个过程至少要持续十个月,才能凝聚气脉”

   安奇生心念转动。

   凝练真气之种,其重要之处有两点,一个是自身内力的强弱,另一个是接引天地灵气的效率。

   以他如今的体魄,接引天地灵气的效率自然不必说,但是内力,却是他的短板。

   短短五六个月的时间,即便有丹药辅助,他自己修行内力的效率也远远超过一般人,但也不过堪堪比得上王老道被夺取内力之前而已。

   不过此事他早有准备,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拜访’诸多门派的同时,他也以银票,金银珠宝之类换取了诸多丹药备用。

   心念一动间,早已准备好的丹药自动自袖口弹飞而起,瓶塞脱落,一枚枚丹药好似有生命一般,跳跃着落入他的口中。

   腹内热气滚滚,内力搬运效率为之暴增。

   呼!

   安奇生承受着内力暴涨的压迫,缓缓闭目。

   这一刻,他身的毛孔都随着他的呼吸彻底舒展开来,好似一张张大口般,迎接着天地灵气的到来。

   轰!

   安奇生身躯一震,以他如今的体魄,这一下狂涌的天地灵气还是让他心神一震。

   好在本身在梦中已经有过尝试,早有准备之下,也抗住了这一下的灵气入体。

   而外界,随着他的动作,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本就昏暗的房间,一下子陷入了彻底的漆黑!

   好似光线彻底的消失了。

   若是有人时刻关注着,此时便会发现,视线之中,这房间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任何目光似乎都无法透过那一层彻底的黑暗,又好似连目光都被那屋子之中的存在彻底的吸走了。

   宛如黑洞一般。